——以SAT公司申请确认仲裁协议无效一案为例


                                     I 案情简述

   2015年10月,SAT公司与TM公司签订《业务合作协议》,其中的仲裁条款约定,争议解决的管辖机构为北京仲裁委员会。

  2018年5月,TM公司将对SAT公司的债权转让给张某,张某知晓在《业务合作协议》中TM公司与SAT公司之间的仲裁协议,并表示认可。随后,张某向北京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北京仲裁委员会受理了该案。

  SAT公司认为,其与张某之间的仲裁协议无效,该案不应由北京仲裁委员会管辖,随后向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提起确认仲裁协议无效的申请。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经过审理,裁定驳回了SAT公司的申请。

                                    II 法院裁判观点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的规定:“债权债务全部或者部分转让的,仲裁协议对受让人有效,但当事人另有约定、在受让债权债务时受让人明确反对或者不知有单独仲裁协议的除外。”本案中,张某作为TM公司与SAT公司之间债权的受让人,对TM公司与SAT公司之间的仲裁协议知晓并认可。SAT公司不能证明存在上述法条所述的除外情形,故涉案协议对张某有效。

                                      III 评析

 对于合同的变更、终止或者无效对仲裁协议效力如何影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至第十一条针对不同情况作出了规定。

其中第九条规定:“债权债务全部或者部分转让的,仲裁协议对受让人有效,但当事人另有约定、在受让债权债务时受让人明确反对或者不知有单独仲裁协议的除外。”本案中,案件事实与司法解释中规定的情形基本相符合,TM公司将债权转让给张某,随后张某依据原协议及债权转让协议提起了仲裁申请,未存在司法解释规定的例外情形,故法院最终裁定涉案仲裁协议对张某有效。

 本案有两点应予注意:

 一、对仲裁协议中概括性条款的理解

 本案申请人SAT公司在申请书中称,SAT公司与TM公司之间约定的仲裁事项仅限于《业务合作协议》的“内容”及“执行”,但关于《业务合作协议》变更、转让、违约责任等事项并没有达成书面的仲裁协议,即关于《业务合作协议》的变更、转让、违约责任等事项,在双方没有达成新的仲裁协议的情况下,不能通过仲裁的方式解决争议。TM公司与张某签订了《债权转让协议书》,但SAT公司与张某之间并没有就合同的变更、转让、违约责任等事项达成新的仲裁协议。

 对此,张某抗辩称,仲裁条款约定为:“如双方就本协议内容或其执行发生任何争议,双方应进行友好协商;经协商三日内仍不能解决的或一方不愿协商的,任何一方均可将争议提北京仲裁委员会进行仲裁。”参照以往案例,仲裁条款约定协议“执行”、“履行”过程中产生的争议,一般应认定为“概括约定仲裁事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当事人概括约定仲裁事项为合同争议的,基于合同成立、效力、变更、转让、履行、违约责任、解释、解除等产生的纠纷都可以认定为仲裁事项。据此可知,双方已经对仲裁事项进行了概括性约定,基于合同变更、转让、违约责任产生的纠纷均可认为是仲裁事项。

 综上,如果仲裁条款中存在“执行”、“履行”的内容,一般应认定双方已经对仲裁事项进行了概括性约定,不宜再在仲裁事项范围上过多纠缠。

 二、关于排除管辖的例外情形

 一般而言,仲裁协议具有独立性,非合同双方协商共同变更,仲裁协议应始终有效。而主体变更也是合同变更的一种形式,原则上不应影响仲裁协议的效力,此所谓仲裁协议的“长臂效应”。

 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的规定,实际上打破了仲裁协议的独立性,原合同当事人约定通过仲裁解决纠纷,但债权债务转移后,受让人可以通过异议的方式否定仲裁协议效力,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否定了仲裁协议的独立性。其中,对于债务转移、债权债务共同转移,由于转移的行为须相对人同意方能生效,故相对人还具备一定的制衡手段;但对于债权转移,因仅以通知为生效要件,债权受让人可以直接通过反对仲裁而启动民事诉讼程序,对此原债务人没有制衡手段,只能被动接受。

 笔者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在进行制度设计时,对债权受让人的利益保护有一定偏向。将争议解决方式的选择权交给债权受让人,有利于债权受让人灵活采取手段维权,但同时也可能造成仲裁条款虚设的问题。在实践中,如果原仲裁协议约定的仲裁机构距离债权受让人较远,而民事诉讼可就近选择法院,且受理费用更低,启动保全更快,则债权受让人完全可以选择民事诉讼来解决纠纷,而这对债务人应诉答辩可能会造成不利影响,比如路途遥远的问题、各地的司法环境差异的问题。

 对此,笔者建议,合同当事人尤其是债务人在设定仲裁条款时,可针对性进行条款内容设置,比如约定“债权不得转让”等条款,以避免债权转移后仲裁条款被无效的问题。


(完)

*特别声明:本网站的文章仅供交流之用,不代表华城律师事务所正式法律意见或建议


作者介绍

王恺

北京市华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因申请财产保全损害责任纠纷案件保全错误的认定问题
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中逾期办理房产证的违约责任认定问题

上一篇

下一篇

债权转让对仲裁协议效力的影响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