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教培行业的机遇

 

 

高瞻远瞩的“双减”措施落地,学科培训行业哀鸿遍野。根据教育部相关通知安排,体育、艺术等不属于本次“双减”措施界定的学科范围,这意味着体育行业将成为热门行业;在2021年7月这个多事的夏天,体育教培行业迎来意想不到的发展机遇。


01体育教培的本质

目前正值2020夏季奥运会在日本东京举办,如果你有时间观看一场竞技比赛,我相信,不同的人在观看比赛时的感受截然不同。在这个赛场,体育之外的各类因素被大量渲染和关注,而体育本身却总被忽视。中国球员与日本球员比赛失利,引动诸多网民鼓噪哗然;各国各机构此前彼后的奖牌榜;令人匪夷所思的开幕式“魅影”;让中国网民烦躁不安的“不公”判罚。这些都不是体育,属于与体育比赛相关的民粹、政治、文化和传播的范畴。

在奥运会上,最核心体现体育本质的因素,是在一场比赛中,那些突破常规达到的竞技状态,他们通过长期坚持获得的超乎寻常的体能和运动技能,是运动员本人通过训练感知的一切,健美肌肉、心肺功能、力量、速度、身体控制力,虽然多数运动员终将不会获得一块奖牌,寂寂无名,他们也是人群中体育训练的超级达人。
对普通人来说,体育训练是通过在训练中感知身体内外的变化,自觉选择的一种健康生活方式。为了让体育具备引导功能,全球顶级大学(仅仅在全球TOP50中的部分学校,主要是私立名校)会将体育竞技成绩作为一个考量因素,在录取时候作为参考。养成体育训练习惯的孩子,在长大成人后更大概率不会懒惰无比大腹便便,也不会沉溺于游戏,酗酒也会远离对健康生活有追求的人,身体健康的人,工作上也会取得更多成绩。

体育教培,就是通过科学系统方法,在孩子身体成长中,协助孩子在体能、运动技能等方面全面发展,养成健康生活习惯的教育活动。体育教培的本质是人的发展教育,而不是竞技水平的提高;在系统科学训练过程中,不可避免会带来部分受训者竞技水平的提高,跑的更快,力量更强,这是训练的应有之义,但不是体育的目的和本质。体育教培是大众的,而不是少数精英的专利,任何以选拔体育运动员或者特长生入学为目的的培训,在经营上都不可持续。体育明星人群占比百万分之一,体育特长生不超过高校入学总数的1%。


02何以中国缺乏顶流体育教培机构?

体育的本质是人的教育,而教育本应公益。这不仅是因为体育训练设施投入巨大而产出是公益的,在个人幸福感受和民众的健康生活方式上间接对社会有益;还有,社会传统文化重文轻武,高考指挥棒指向卷面成绩而不过多关注身体状态,注重孩子体育训练成为少数家长的选择;最后,因为绝大多数合格的体育师资传统上都在体制内学校,社会培训机构很难在短期内聘请到足够多的合格师资,流散到民间的体育人才,往往愿意“十几个人七八条枪”合伙拉起“打工替代品”,因缺乏标准化产品生产能力,这些微型机构在多年发展中曾尝试扩大规模但鲜有成功者。

以“振兴中国足球,培养足球明星”为办学宗旨的“某大皇马足球学校”,与体育教培全人发展方向明显不一致,足球明星平均二十五万人挑一,培养足球明星与传统体校模式并无二致,这肯定不是中国体育教培的未来。同理,培养出梅西的巴塞罗那俱乐部拉玛西亚足球学院,克鲁伊夫、斯内德和埃里克森的阿贾克斯足球学校,以向俱乐部输送人才梯队为培养目标,也与大众的体育背道而驰。

以足球明星为培养目标的足球学校不可持续的另一个核心原因来自人的选择,绝大多数喜欢足球的孩子,却不愿意将成为足球明星作为人生目标;大多数孩子喜欢体育,也不愿意从事体育竞技职业,更没有获得奥运冠军的梦想。
一些知名人士也开始进军体育教培市场。意大利国家队的死忠粉著称的那位原央视主持人,以O2O模式将教练、球员和场地资源融入一个平台,雷声大雨点小,效果乏善可陈,看来互联网与体育教培并不适配;2015年,罗纳尔多计划在中国开办30所罗纳尔多足球学校,时至今日,后续消息渐渐微弱。明星如果创办一家企业,必须有企业家的思考力和执行力,还必须具备企业家的坚韧不放弃的精神。优秀主持人不一定会成为成功的企业家;罗纳尔多的意图在于挂名费,足校创办人的目的在于借势,家长短期内存在信息不对称而买单,长久来看不可持续。

03体育教培行业的战略

体育教培机构的战略规划能力,综合体现在错综复杂竞争局面下找寻合规的竞争领域,整合师资和场地资源,面向普通大众,体现教育本质,生产标准化服务产品,以培养孩子受益终生的健康生活方式为核心目标,成为践行“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谱写生命之歌,弘扬运动精神”的新载体。

在足球教培领域竞争,某大皇马足球学校、罗纳尔多和阿贾克斯们,无一例外把出口放在了足球明星培养方面,这必将导致服务产品买卖双方的“信息不对称”,足校创办者明白而家长不明白,成为足球明星成就流量担当,必须同时具备先天和后天因素,梅西之所以成为“梅西”,是因为出生时候就决定了这种可能性,而众多普通孩子在出生时候就决定了他不可能成为“梅西”;十年之后的“梅西”,也与今天的梅西不可同日而语;我相信在今天的中国,一个成功的专业人士,其社会贡献和收入足以与一个足球明星比肩,而成功的专业人士摩肩擦踵,足球明星则寥若晨星。体育训练仅仅是成为健康普通人的一种手段,足球仅仅是健康生活的载体,而大多数孩子不可能成为足球明星,却可以在各行各业大放异彩。

国家队或者顶级职业俱乐部的退役球员可能是合格的教练,先决条件是他必须具备作为一个教师应有的品质。而合格的教师,则是言传身教的典范;生活方式不健康,仅仅具备足球技能的人,不是合格的教练。各高校培养了一大批各类体育专门人才,其出路并不理想,这都是教练的后备人才。如果打通这些后备人才逐渐成熟的通道,教练资源迎刃而解。因此,任何一个立志高远的体育教培机构,都需要搭建人才培养通道,让这些具备教师基本素养的后备人才成长成熟。国家队的退役球员,如果志向远大,隐忍克制,可以培养成为教培机构的学科带头人或者技术团队负责人。有一家知名体育教培机构,与欧洲某国家足协合作,将其国家队退役球员引到国内,效果奇佳。
可持续的核心因素还包括标准产品的研发能力。正如教师可以在一定范围内因势利导循循善诱,但是其教学目标和内容不能突破边界一样,体育教培机构的一个核心能力就是标准化产品的研发和执行能力。内容系统科学,执行有力,家长和孩子才能明显感受到训练后的变化,一日训练见不同,一月后大变样,一年后铸成效。健康生活习惯在训练中逐渐固化,身高体重外形心肺功能乃至意志力、团队协助精神,相对于不训练或者不经常训练的孩子,明显不同。更多家长会逐渐认识到体育投入的价值,家长原先在学科教培的投入,自然会分流一部分到体育教培领域。这才能支撑作为经营主体的可持续性,这绝对不是短暂的临时起意,而是对孩子一生的长久战略安排;那个著名主持人的O2O模式的体育教培,仅仅能激起短暂的热情,不设门槛人人可做教练、人人一套教法、人人一个秉性,不具备可持续经营的伦理基础。
合规性不仅体现在教练的资质、办学许可等诸多方面,更重要是学员的安全,主要是训练的科学性。江湖郎中最爱用猛药,因为猛药对标症有效,但往往忽视其副作用;医者仁心,医生从不宣传药到病除包治百病,因为任何调治都是平衡的拿捏,病人往往不知道;律师绝不会宣传案件办理结果,因为任何一个案件都具备其独特的证据事实、机缘巧合、此一时彼一时的司法导向。体育训练的量体裁衣因材施教比学科教育更重要,人身体的差异,导致其训练方法、训练量和结果明显不同。奥运会作为竞技体育盛会,“金牌战略”之所以被一些人质疑,是因为这些人无法接受举国之力选材让少年放弃一切经年累月集训的成果与大多数运动员仅举家之力的业余训练成果相提并论。体育教培的成果既体现整体效果,参与训练的孩子都有所得;更体现个体效果,每一个孩子相对于以前的自己都在进步。训练安全是所有工作的底线,一损俱损,兹事体大。

04体育教培机构的机遇

任何人或者机构都不会仅因生存环境改善而变的更好,因为产业政策调整导致经营环境改善,会引来更多的竞争者;不能提升自身,将无法获得行业红利;做好准备持续努力,即便环境变坏,也会拨云见日。

体育教培行业不像已经“熄火”渐缓的学科培训行业,在学科培训行业,存在几家头部企业,市场占有率很高,营业收入以百亿计。体育教培行业,如果说缺乏品牌机构,不如说缺乏更多具备创新精神的企业家。企业家努力的方向,就是获取永续可持续经营预期基础上的不确定收益;学科培训行业的早一代创业者,也是“今天收钱明天干活”的业态,后来逐渐发展到整合合格教师资源,产品服务标准化,成为大而强的机构,在资本市场大获丰收。教师资源整合的基础在于交易成本,当企业的内部交易成本低于外部市场各资源拥有者独立交易成本时,企业规模逐步扩大。在十八世纪大工业之前,英国的毛纺产业以家庭作坊为主,以“行商”作为作坊与市场之间的纽带;市场需要带来创新,英国早期的捻纱厂大多建在流水湍急的河中,大工业时代,家庭作坊逐渐消失,作坊主并未被整合成为产业工人,因为作坊主大多是自耕农,拥有法律意义上的永佃土地,作坊主雇佣的工人因无法获得耕种的土地而被动成为产业工人。

体育教培行业有一个其他多数行业不具备的特点,它与地域相关,这是因为家长对在途时间存在容忍极限,以特定场地资源与周边居民的互动为特点,在半径十公里(大城市)或者五公里(中等城市)范围内开展竞争。有优势的体育教培机构在特定竞争空间内,胜者恒胜,强者恒强,居民生生不息,企业永续经营;扩大营业收入的手段在于增加营业点,而营业点的增加存在师资和场地资源限制。因此,占有有效资源后,在预期竞争范围内,可能只会有一家具备核心能力的机构持续盈利,体育教培大产业时代,那些“七八条枪”的微型机构,将存在生存障碍,或者被整合。

体育教培行业,价格不会成为一种主要竞争手段。这不仅因为绝大多数家长对价格并不敏感,更重要的是微型机构的成本几乎与有核心能力的机构一样,场地和教师是核心成本,虽然知名机构的教师成本更高,但是,其场地利用效率则高于微型机构。微型机构的生存空间在于与有核心能力的机构形成合作关系,以品牌和标准产品抢占市场机会,在足球、篮球、体适能等热门项目上,将逐渐形成行业集中的趋势。不出几年,年收入以亿计年利润数千万可持续经营的小而强的体育教培机构,将逐渐进入大众视野。

三年之内,数家小型体育教培机构将开始证券化,其上市地将首选中国内地,因为这个行业的强者,时间短、规模小,清澈见底,在合规性和可持续盈利能力上无容置疑。

 

 

 

 

律师简介

吴西彬律师,北京市华城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并购专业律师,并购交易师。1992年本科毕业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中南政法学院法律系),获得法学学士学位,2012年获中欧国际工商学院(CEIBS)EMBA学位;1994年10月取得中国律师资格并执业至今,1996年-2009年任河南理工大学法学讲师、副教授、法学系副主任,现兼任北方华创(002371)等数家境内外主板上市公司独立董事。吴西彬律师团队专注并购咨询、并购纠纷解决等领域,近年来为数十亿元交易额的地产、教育等领域的中型并购交易提供了咨询;代理了总额近十亿元争议额的并购纠纷诉讼、仲裁案件。出版《民事诉讼律师基础实务》(人大法硕教材)等三部著作;专著《企业家并购退出》将由法律出版社2021年9月出版;发表专业论文二十余篇。

 

*特别声明:本网站的文章仅供交流之用,不代表华城律师事务所正式法律意见或建议。

 

 

 

华城资讯

NEWS

 

创建时间:2021-08-05 10:00